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人物风采

郝保庆:测量员的“沙漠征途”

来源: 中国安能二局  日期:03-22  点击:1112  属于:人物风采

“保哥,等等我,你稍微慢点走啊!”背着一天干粮和水的许东升,对前面扛着经纬仪、穿着迷彩服的背影喊道。   

被称作“保哥”的人,是中国安能二局电力公司四级职工郝保庆,参加工作二十年来,长期从事施工现场测量工作,有着娴熟的仪器操作手法和准确的测量数据。因工作需要,在完成新疆和田项目部线路复测工作后,一个电话,他就立即前往新疆巴州750线路项目部开展复测工作。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南疆的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十大沙漠,同时亦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有“死亡之海”之称。这里,金字塔形的沙丘屹立于平原以上300米。狂风能将沙墙吹起,高度可达其3倍。由中国安能二局电力公司承建的巴州~铁干里克I、II回750千伏线路工程就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地带。      

巴州~铁干里克750千伏线路工程是巴州—铁干里克—若羌750千伏输变电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巴州—铁干里克—若羌750千伏输变电工程是新疆750千伏输变电工程中单体投资最大的电网工程,工程总投资46.16亿元,工程后期与若羌至且末、且末至民丰等750千伏输变电工程相连接,将形成环塔里木750千伏大环网,进一步优化新疆南部地区主网架,为塔里木盆地煤电油气风光储资源开发提供网架支撑,将有效满足地区用电需要,提高供电质量,同时为疆电外送第三交流通道建设、实现新疆与青海联网创造条件。      

此时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赤日炎炎、银沙刺眼,高低起伏的沙山和沙垄,宛若憩息在大地上的条条巨龙,塔型沙丘群,呈各种蜂窝状、羽毛状、鱼鳞状沙丘,变幻莫测。加之风沙活动十分频繁而剧烈,大气充满沙尘,强飓风尘暴常常发生,连站稳都很困难。郝保庆和助手许东升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在这沙漠上进行前期线路点位复测工作。              

由于地貌全被厚厚的积沙覆盖,他们完全不知道脚下的路是实、是虚还是流沙,在沙地里每走一步都有陷入、滑倒的可能。许东升是重庆人,没有在沙漠行走的经历。工作中的郝保庆总是不停地提醒他注意安全,小心翼翼地为同伴在前面探路,趟出属于测量范围的便道。      

即便如此,由于无法判断测量线路上的地貌,测量过程中还是不时会有滑倒、掉进沙坑的情况。在一次行进的途中,走在后面的许东升不小心掉进了沙坑里,郝保庆即刻回身将他从沙坑里拉出来、自己却不小心滑进了流沙沟。他们互相借力、重新站起来后,两个人全身是沙、狼狈不堪。郝保庆望着没有边际的漫天沙漠,不禁感叹道:“东升,你看这天、这沙,好像走不完一样,真像是西游记里漫漫征途西天取经路”。“是啊,咱这漫漫征途‘测量路’,啥时候能测完啊!”许东升看着远方的连绵起伏的沙丘困惑地说。郝保庆拍了拍东升肩上的沙,说:“啥时候能测完?征途漫漫,惟有奋斗呗!”随即,两个人互相拍拍身上的沙土,又接着往前走去。      

由于地处沙漠,测量设备信号经常不稳定,到了沙谷,就是无信号状态,仪器显示和操作都很困难。倔强的郝保庆不得不将仪器从支架上取下来,爬上沙丘顶,小心翼翼地寻找的信号。为了增强信号接收强度,郝保庆有时得踮起脚尖、双手高高举起仪器,仰着头看仪器显示屏。信号时有时无,为了精确测量一个点位,郝保庆有时得仰头十几分钟,脖子和手都酸麻了还在继续。这也让许东升对郝保庆的责任心和敬业精神又多了一份敬意和尊重。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郝保庆与许东升经过十天的努力,顶着刺骨的风沙,克服了沙漠地形给身体和设备操作带来的影响,经历了多次掉进沙坑和摔倒在沙地里的“险情”,以攻坚克难的决心和熟练的测量技能,完成了其入职以来最为艰苦、难度最大、面积最广的线路点位复测工作。十天的攻坚战,他们一步一陷、一步一个脚印,每天行走10小时、20余公里、35000余步数,经过11天的踽踽独行、长途跋涉,圆满完成了50余公里线路、238基铁塔中心桩、方向桩等点位复测,为助推项目高效生产、后续线路施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绵绵沙丘,征途漫漫,风正劲、任千钧、再出发!作为工程的“眼睛”,郝保庆的沙漠征途还在继续……